專題專欄-陝西北元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我身邊的“北移人”
時間:2018-11-28點擊量:2207 單位:化工分公司 作者:魏自強 馮釗釗 文章字符數: 1948 分享到:

62年前,上海交通大學的師生積極響應國家號召,來到相對落後的古都西安,用他們矢誌不移的“西遷精神”,打造出一所世界一流高校——西安交通大學。在筆者的身邊,也有這樣一群人,他們不遠千裏來到陝北的這片熱土上,為實現自己的夢想,在北元這個“大家”中發光發熱,建功立業,將“北移精神”展現的淋漓盡致。

多才多藝,精明能幹的青年才俊--董曉博。一說起這個小夥,估計在北元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因為他是一個“舞台人”。的確,該後生不僅日常工作出色,而且是文藝青年,能歌善舞。自2012年進入北元以來,一直活躍在公司各種晚會和比賽舞台上,他用自己的歌聲和表演為廣大員工帶去了歡樂。他不僅在舞台上光芒四射,在工作中也精明能幹。2016年4月的一天,作為DCS主操的他正在翻看畫麵,突然發現淡鹽水泵後軸波動較大且呈上漲趨勢,麵對這突發情況,他沒有驚慌,立即聯係現場崗位人員去檢查,沉著指揮現場人員進行淡鹽水泵切換,後來經檢修人員檢查確認,原來是溫度原因造成淡鹽水泵供油不足,如果再遲停10分鍾,這台泵軸瓦將遭受嚴重損壞,後果不堪設想。

現在,雖然晉升成為班長,但董曉博總是身先士卒,遇到困難迎難而上,積極麵對。在日常工作中,他儼然一個愛較真的“工作狂”。你看,為了疏通預處理器A的清液管,他頂著寒風,和班員一幹就是2個小時,他那瘦小的身體在寒風中是那樣的堅定,一次不行,就兩次三、次,終於取得了理想效果。可是他們的手腳早已凍得麻木了。

就這樣,一晃6年過去了,每當人問起他後不後悔來到陝北,來到北元時,他的文藝勁就上來了,他總是唱著告訴大家“我不後悔我曾來過……”

豪氣雲天,英姿颯爽女漢子--夏敏。“哈哈哈,哈哈哈……”對,你沒有猜錯,這爽朗的笑聲的主人就是筆者所在分廠的黨群事務管理專員--夏敏,她是一個典型的漢中女子。

2003年8月,剛從化工學校畢業,年僅20歲的她抱著一腔創業幹事的熱情,放棄了回漢中老家的機會,毅然決然來到了陝北,來到了北元。2003年的北元,還正處在項目籌建期,條件非常艱苦。那時候錦界的環境遠遠不如現在,一場風刮過,眼睛裏、鼻孔裏、嘴巴裏全是沙子。那時候她們住的宿舍全是簡易的彩鋼房,四壁透風。聽不懂陝北話,吃不慣陝北菜,她也曾在晚上躲在被窩裏偷偷地哭,心裏不斷的問自己:一個人孤孤單單離家這麽遠,身邊連一個親人都沒有,這樣的抉擇到底值不值?

然而她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決定不放棄,暗暗告訴自己要堅持到底。於是她鼓起勇氣,打起精神,以飽滿的熱情,全身心的投入到北元籌建工作中。她當時所負責的是氯堿分廠液氯鹽酸工段氯化氫裝置的現場監管工作。為了確保項目建設圓滿完成,她總是第一個走進施工現場,最後一個離開。對施工質量認真監管,除鏽、刷漆、配管、焊接每一道工序都必須合格,嚴把施工的質量和進度。在現場,有不懂的問題請教現場的師傅,白天在現場,晚上下班後還要在辦公桌上看圖紙、查資料,準備第二天的工作。經過一年的緊張施工,2004年9月,北元終於順利開車了。由於表現突出,她被選拔為液氯鹽酸工段第一位女班長。她扛著F扳手,在五層樓的氯化氫鋼架廠房上跑上跑下、合成爐點火,她拿著對講機現場指揮的情景已經成為了液氯鹽酸公斷的一道風景,被同事們戲稱為“女漢子”。

2007年12月,她找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同作為北元人的他,讓她有了依靠,生活中他們相互照顧,工作中相互幫助。2009年7月,她懷孕了,休完產假,她不顧家人反對再次進入北元,來到這片奉獻青春的熱土,這一幹就是15年。她先後擔任主操,班長,直到目前的黨群事務管理專員,她一步一個腳印,讓我們看到了一個關中弱女子拚搏奮進,勇往直前的精神,由於她性格開朗,樂於助人,日常工作中大家有事都樂意找她幫忙,又是黨務百事通,被大家親切稱為“夏書記”。

無私奉獻,敢於擔當的實幹家--宋軍利。2004年,懷揣著對陝北的憧憬和向往,宋軍利來到陝北,加入到北元化工這個大家庭,和其他建設者一起,共同見證了北元的從無到有,從小到大。他也一步步從操作工到班長,到調度,再到副廠長。在擔任氯堿分廠副廠長期間,為了解決隔膜電解槽能耗高、蒸發工段蒸汽消耗高問題,他每天蹲守現場,和崗位人員並肩作戰,詳細排查實驗,不斷探索調整,每天早早到現場查看工藝運行情況,每天晚上披星戴月回宿舍休息。經過不懈努力,通過工藝設備改造,實現了電解槽和蒸發蒸汽降耗目標。其中,他牽頭實施的電解槽節電改造項目獲得118图库集團2013-2014年度科技進步三等獎。

2015年,由於公司發展的需要,宋軍利從原化工一分公司氯堿分廠調至一次鹽水擔任設備副廠長。麵對陌生的環境和專業,他沒有退縮,而是迎難而上,主動作為。針對鹽水反應槽攪拌器震動大、聯軸器螺栓頻繁斷裂問題,他組織成立了攻關小組,製定專項任務。每次檢修,他都親臨現場,和檢修人員一同進入8米深的反應槽錐底進行工作,通過他不斷的探索和實驗,終於找到了問題的症結所在,使得反應槽攪拌器震動大、聯軸器螺栓頻繁斷裂問題成為了曆史!

在日常設備管理工作中,類似的事情不勝枚舉。作為分廠設備工程師,他用自己紮實的專業素養為我們的設備保駕護航,由於他為人熱情隨和,專業技能強,被大家親切地稱為“宋大拿”。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無論是“西遷人”還是“北移人”,他們都承載了一個時代,完成了社會賦予他們的神聖使命。雖然背井離鄉,飽嚐思鄉之苦;艱苦創業,體驗身心的疲憊,但他們還是那樣笑意盈盈,昂揚向前,無怨無悔,這種潛移默化的“北移”精神早已深深厚植於北元文化,並將曆久彌新,經久不衰。

編輯:李建軍


上一條
2018-11-28
我的“北移”老公
下一條
2018-11-28
有限的青春 無悔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