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天地-陝西北元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員工天地
趙俊明散文《相思》
時間:2019-02-27點擊量:2542 單位:安全環保部 作者:趙俊明 文章字符數: 1276 分享到:

蕭翹枝頭凝霜脂,落花成泥餘殘枝。

且是孤雁南去時,高牆閨閣白青絲。

朝朝暮暮不及故人心死,悲悲切切笑世人不懂相思。

很喜歡以前看到過的一句話,成功隻有一種,就是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度過一生。而我喜歡的方式,便是有你們的生活,不用卸盡繁華的聲嘶力竭,不用困於山林遺世獨立。我們都是俗人,隻希望能一起在人潮裏悄然間白了頭。

年少時幻想的親情、愛情以及友情都應該是轟轟烈烈,百轉千回的刻骨銘心,沒有俗事所羈絆,隻要心係彼此,便能奮不顧身的飛蛾撲火。然而那隻是幻想。身在局中,如何能夠置身事外。我們終是沒有拋下所有的勇氣,如今看來,當年的退縮是沒有錯的。單純的感情並不是生活的必需品,隻能作為一味調劑品存在而已。沒有臥冰求鯉的豁達、沒有梁祝舍身取愛的勇氣,更沒有管鮑之交的偉大,畢竟我們隻是俗人,而他們也不過鳳毛麟角,更多的時候我們在柴米油鹽裏煙熏火燎。當年的那些愁腸百結,那些痛不欲生,相比今天的茫茫風雨,顯得不知所謂。就像此時的雨,隻要天晴,便再無痕跡。

十五歲時,連青澀都算不得的年紀,能朦生最恬淡且單純的感情,象牙塔裏的群體生活,總能孕育出形形色色的被讚賞或不被認可的美好。多數隨著冬雪,在初春的陽光裏消散,隻有少數在重重壓力下,綻放的更加嬌豔欲滴。種子一旦滋生,在那個不能正大光明得到的年紀裏,病態的蔓延在靈魂的每一處角落。

二十歲時,我們天各一方。早已許下的諾言,相互贈送的那些小禮物,即便是包裝盒也當寶貝珍藏,書桌下的抽屜,滿滿都是記憶。沒有別的東西,也不會有別的東西。隻是在一起的時間太少,我們的感情更多的時候是在靠著回憶維係著,脆弱而頑強。不過每天能聽著彼此的聲音,也能在寒夜裏暖了心扉。

世間那麽多的車輪,每一次開動,是為了往後的重逢。

二十五歲,我們以為擺脫了所有的束縛。我們來到約好的城市,終於能夠朝夕相處,然而這個世界於平庸的你我而言,猙獰且殘酷。我們每天辛苦忙碌,終是不得一個安穩的棲身之所。我們用行動堅定著彼此的內心,隱藏著笑容背後的疲憊與無奈。我們裝作看不到。隻是不知道,我們的堅持最終能結出怎樣的果實。

當年憧憬的簡單生活在此時顯得奢侈而遙遠。我們逐漸明白活著不光是感情,還要很多角色需要去扮演。曾經的牢不可破變得脆弱不堪。在各種聲音裏我們堅持的東西四分五裂。

世間那麽多的車輪,每一次開動。是為了重逢還是離別?

二十八歲,當時的痛楚,被時間淡去。想起來時,一杯酒水足以慰藉。人總是要往前走的,生活不會停等我們愈合。再相逢我們脫去了稚氣,臉上表露的是恰到好處的微笑,說的是點到為止的寒暄。或許有波瀾,可是誰會說,誰知道呢?

三十歲,我們各自安穩生活,曾經的種種很少再想起來。日複一日的過著屬於彼此的生活,不再有任何交集。

我們不是在錯誤的時間裏遇見了對的人,而是沒有將錯就錯的勇氣。也沒有把對的堅持到底。

當年相知未回音,空歎年華剩相思。


編輯:李建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