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專欄-陝西北元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苗亞飛散文《黃土地的變遷》
時間:2019-05-25點擊量:1764 單位:企業管理部 作者:苗亞飛 文章字符數: 1481 分享到:

陝北,黃土地,這裏的風大,這裏的山厚,這裏的天高,這裏的氣候幹。風沙侵蝕過的每一寸土地,仿佛老人臉上的褶皺一般,代表著她所經曆的歲月,所經曆的坎坷。

陝北,黃土地,溝壑萬千。曾經千年、萬年黃土飛揚,曾經一代又一代耕耘在這片土地上麵朝黃土背朝天的莊稼漢,收獲著黃土地賜予他們的無限鍾愛;曾經幾口窯洞、幾隻牲畜就是一戶家庭的最大資產,曾經老天爺風調雨順、全家身體健康就是家人最大的信仰。

陝北,黃土地,生活在這裏的人們有屬於他們的獨特的文化活動。平日裏喜歡辛勤忙碌一天後圍坐在村口的老樹下拉家常,盡管每天都會聚,卻總是有拉不完的話題。每年固定時期村裏或十裏八鄉的廟會可謂當時人們閑暇之餘最衷愛的娛樂活動,大家從四麵八方走來,會會鄉親,敘敘舊,互敘思念,這也是那個年代農村精神文化的真實寫照。每逢集市家家戶戶趕著驢車小心翼翼地置辦一點家庭用品便當做奢侈,過年更是被當做最重要的節日去禮待,小孩們那種扳著手指頭數日子的期盼成為記憶中最美的期待。

陝北,黃土地,窯洞是陝北農民的象征,生活在黃土高原的先輩們在窯洞中生存、繁衍並壯大。在這裏,沉積了古老的黃土地深層文化的人民創造了陝北的窯洞藝術。他們勞作一生,最大願望就是能箍幾孔新窯,有了窯娶了妻才算成了家立了業。男人在黃土地上刨挖,女人則在土窯洞裏操持家務、生兒育女。小小窯洞濃縮了黃土地的別樣風情。

朝代更替,歲月更迭,發展的車輪從未停止,陝北的黃土地也在激烈的時代碰撞中無聲呻吟,演繹著記憶中的變遷。

現在,陝北的土地仍算不上肥沃,陝北的氣候也仍舊算不上溫潤。然而就是這塊黃土地,在70年的滄海桑田中孕育出多樣的精神財富和物質財富。如今的陝北春夏秋三季滿眼蒼翠,一改以往滿目黃土的荒涼景象。曾經的滿山黃土,現如今綠林滿山,退耕還林,種植林木,極大改善了陝北的自然環境,“我家住在黃土高坡,大風從坡上刮過”已經變為“這裏觸目皆是青山”。好年成接連不斷地到來,糧食產量極大地增加,五穀豐登有了保障,溫飽問題也得以解決。

新中國成立70年,初心不改,綠水青山變身金山銀山。成片的蘋果基地、藥材基地、核桃基地以及各種養殖基地成了遠近聞名的香餑餑,各種新型農業合作社遍地開花,帶起了“莊稼漢”的勁頭。荒山變耕地,耕地連成田,寬幅梯田改變了陝北農村整體的耕種模式,也改變了當地農民的生活模式。隨著偉大時代的步伐,“綠水青山變金山銀山”已經變成現實,鼓起了“莊稼漢”的腰包,激起了陝北人的希望,漲起了這片黃土地的自信。

現在的陝北人富起來了,不知從何時起,村莊裏的土雞蛋、土豬肉成了搶手貨,“莊稼漢”家裏的綠色農產品也成了暢銷品,“城裏人”唯農村地道的土特產才倍感珍惜。人們飯後茶餘的家長裏短轉變為誰家的孩子上了大學出息了、工作升職了等,業餘生活也從拉家常上升為廣場舞,夜幕降臨,村廣場響起的最炫民族風、小蘋果等音樂撩撥著人們的心,這些轉變成為了新中國成立70年裏的陝北縮影寫照。

70年裏,陝北的黃土地都已經變了模樣。我們一代又一代人或在異鄉而努力,或在家鄉而拚搏。時代在變,我們在變,陝北黃土地也在變,那些遠去的,都是曆史的印記,終究成為的,是未來人腳下的塵埃。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已經拉開帷幕,樸實的“莊稼漢”依然樸實,可這樸實的脊梁背後,充滿著活力,充滿著自信。如果有一天你親自來陝北,用心聆聽這黃土高原上吟唱的信天遊,用心感受這“荒山禿嶺都不見,疑似置身在江南”的壯美與厚重,相信,你會被感動!

編輯:李建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