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專欄-陝西北元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一線“畫卷 ”競“風采”
時間:2019-05-31點擊量:577 單位:化工分公司 作者:郭瑞芬 文章字符數: 1470 分享到:

“綠遍山原白滿川,子規聲裏雨如煙。”進入五月,生產現場也忙碌了起來。一大早,在化工分公司乙炔分廠一期發生清淨工段、公用壓濾、中控分析室……到處呈現出一片繁忙的景象。他們在崗位上灑汗水、寫青春,演繹著無悔的精彩人生,描繪出一幅幅美麗的畫卷。請隨筆者的步伐,領略他們的多姿風采……

比肩男兒郎,巾幗賽須眉

早上7點30分,筆者走進乙炔分廠一期發生清淨工段,遠遠就看見一群藍領們正在揮動鐵鍬忙碌著,他們鏟的鏟、掃的掃,清理著昨日從渡槽裏挖出的電石泥。

這時,筆者注意到了一名年齡較小的員工,她一直埋著頭鏟動著眼前厚厚的電石泥,堆積在地麵上的電石泥足有7公分厚度。筆者試了下,如果不用力的話,電石泥就會紋絲不動。隻見她紮出工字步,一腳在前,一腳在後,鐵鍬的下端靠著右大腿,借助大腿和手臂的力量鏟起電石泥,厚厚的電石泥層要使很大的勁才能鏟起來,她的臉都被憋紅了。在交談中,筆者得知她叫賀彩琴,是公用工程壓濾崗位的一名新員工,來北元的時間不到一個月。在她的身上,筆者看到了堅韌,一名新進員工都能尚且如此,何況我們這些“老員工”呢?一種感動和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讓筆者的血液開始沸騰。

攻堅克難,我就是主人

8點30分,筆者來到了乙炔分廠壓濾二樓,看到臨時檢修平台上站有三個人,他們正在更換乙炔渣漿回流管線上的一個DN200的閘閥。

由於現場環境限製,無法懸掛導鏈,給閥門更換帶來了極大的困難。閥門的更換隻能借助繩子和人的力量,隻見他們把繩子一頭係在閥門的“身體”上,拽著繩子的另一頭用力往平台上拉。但是閥門拉到半空的時候,大家就沒力了,隻能又緩緩放下。“不行,不行,你下來,讓我來!”站在上的一名身體微胖的小夥對著檢修平台上的另一名員工焦急的說道。筆者好奇地打聽出來這名微胖的小夥叫王平娃,今年27歲,是一名壓濾運行班長,來到北元已有9年之久。話音剛落,隻見他快速係上了安全帶,爬上了檢修平台,換下了平台上其中一名員工。隻見他瞪圓了雙眼,緊咬牙關,“一二上,一二上……”伴著口號,閥門終於拉到了平台上。為了使閥門一步安裝到位,他和其中一個人配合,彎下腰用力抱起閥門至規定位置後,再由另一人固定左右管道螺栓。“盡量把閥門的重心靠近我,來,小王,你來拆,我和老張抱著閥門。”隻見他找準位置,身體微蹲,有力的胳膊緊緊抱住了閥門。時間一秒一秒過去了,王平娃頭上的汗珠順著安全帽流向耳朵兩側,滑落進了他的衣領……終於,閥門完美的安裝到位了。

“我有使不完的勁”,平娃的一句話樸實又憨厚,麵對筆者,他微微一笑,“我們三個人都是老員工,我們從來都把這裏當我的第二個‘家’。”此情景不僅讓筆者想起了一句話:把自己當作團隊的主人,把團隊當成另一個“家”,你就會發現自己不再是“局外人”。

築夢檢驗,揚我風采

從現場回來後已是10點20分,筆者剛好在乙炔分廠門口遇到了剛從現場取樣回來的新進化驗室取樣員工高瑞,隻見她正提著幾個飽漲的球膽朝著二樓分析室走去。

化驗室的今天工作除了日常工作電石料倉取樣分析外,還有檢修樣品分析。待筆者趕到分析室的時候,高瑞正埋著頭整理著取回來的球膽樣品,一位崗位員工要替她把剩餘的空球膽拿到一樓化驗室,她趕忙說,“有些樣品沒取,我怕記錯了樣品取樣地點,我自己分析完後一並拿下去。”她微笑著拒絕了同事的好意。

原來,她的10個球膽都編著號,由於現場狀況隨時有變化,有些已經不需要分析,所以她取回來的球膽有的是取滿的,有的是空的。隻見她整理好球膽,拿來臨時記錄本,在本子上編好樣品編號,然後拿起分析注射器,來回抽動,檢查注射器是否有堵塞情況,隨後她又查看了色譜儀顯示屏各項參數是否正常,最後才開始在球膽出口處抽取樣品。“取樣品時,先要把注射器在空氣中置換三次,第四次的樣品必須精確到1ml,快速注入氣相色譜進樣器中,然後觀察色譜儀柱前壓力變化情況來判斷儀器是否有漏氣現象,同時查看樣品出峰情況,做好記錄。”她一邊操作一邊和筆者交流著。她動作嫻熟,分析作業規範流暢,過程分析嚴謹,數據把關精準,在她滿足和自信的笑容裏,筆者仿佛看到了她正在一步步成長,一步步同北元大家庭駿業日新!

編輯:李建軍


上一條
暫無數據!
下一條
2019-05-31
15年檢驗戰線寫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