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天地-陝西北元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員工天地
郭豔雲散文《讀懂父愛,從陪伴開始》
時間:2019-06-16點擊量:533 單位:錦源化工有限公司 作者:郭豔雲 文章字符數: 1066 分享到:

我的父親是個木訥、不善言辭的人,然而父親麵朝黃土背朝天,靠著這一片土地和他布滿溝壑老繭的雙手養活了我們一家人。歲月匆匆,隻給父親留下了一副黝黑而又略帶嚴肅憂愁的臉龐。父親沒什麽大本事,務農是他唯一的“專業技能”。父親不善表達,記得每年跟父親說父親節快樂,語句都很簡短,三分鍾之內,電話都會被他掛斷。

“喂?爸,你在忙嗎?”

“嗯……忙……”

“別裝,你在家待著呢,我都聽到媽媽說話的聲音了。”

“額……你找你媽嗎?我把電話給她。”

“沒,我找你。今天不是父親節嘛。想祝你父親節快樂。”

“好,好。快樂,你們還好吧?好好工作、注意身體啊。”

“我們挺好的,吃得飽,穿的暖,工作也順心。”

“那沒什麽事,就快去忙吧,話費貴得。”

每次跟父親打電話總是特別簡短,一是父親怕我們費錢,二是怕幹擾我們的工作。每次給父親電話,父親常常嘮叨,“你媽讓我問你什麽時候帶孩子回家看看?”“你媽讓我問你熬稀飯的小米還有多少?”“你媽讓我問你孩子吃的土雞蛋還有沒有,家裏又攢下了不少。”……許多許多關心的話語,不善言辭的父親每次都用母親的話來轉達。

記得小時候,我生病了,父親背著我走10裏山路去鎮上找醫生;記得小時候,我嘴饞,想吃肉了,父親便自製漁網去河裏給我抓魚;記得小時候,我想像小鳥一樣飛起來。父親便把我舉起來坐在他的肩膀上快跑;記得小時候,我想要電視裏的弓箭,父親便用紅柳與麻繩給我做了弓,用高粱杆給我做了箭;記得小時候,我與領居家的小朋友打架,父親拿起戒尺在我手掌上拍打;記得小時候,父親腰杆筆直、力大無窮、無所不能……

我總認為父親還很年輕,直到有一天老公帶著我和孩子回到家時,才發現父親高大的身軀變得些許佝僂,他依然嚴肅的臉龐增添了許多歲月痕跡,晚上睡覺一直咳嗽不停。我再三要求帶他去醫院檢查,得到的回答永遠是父親那憨厚而又溫和的笑容,總說“不礙事、沒事。”可我深知,那是父親年輕時農活重,為了對付疲倦而抽劣質煙落下的毛病。直到有一天,父親被查出肺癌,經過數次的放化療,父親那佝僂的身體變得瘦骨嶙峋。而要強了一輩子的父親,麵對病魔也異常平靜,每次都在兒女麵前表現得很堅強,我們隻能是偷偷的抹眼淚。父親,記憶中您那雙寬厚又長滿老繭的手帶給我們希望,帶給我們勇氣和堅強。如今,兒女們要陪著您笑著麵對病魔,希望我們也能給您一點勇氣、一點希望,幫您減輕一點痛苦。

父親老了,但我認為他還是那個堅強堅韌的他,生活的風浪和苦難打倒不了他,我相信病魔也不能摧毀他。雖然他變得消瘦虛弱,但握著那雙仍舊溫暖寬厚的手,讓我覺得很有安全感。我的老父親,我還想牽著您一起散散步,一起領略大自然的美好。還想在傾盆大雨鳥兒各自歸巢後躲在您的身後打鬧,我們相信,您一定能好起來的。

比星星溫暖的是那燈火,比燈火溫暖的是父親的笑容;比海洋寬闊的是那天空,比天空寬闊的是父親的心胸;父愛沒有溫度,卻能引燃我們的信念;父愛沒有承若,卻能守護我們一生。讀懂父愛,從現在開始,從陪伴開始,從這個父親節給父親說句暖心的話開始。

編輯:馬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