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中心-陝西北元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大秦文學:李宏安散文《我家的五畝小麥地》
時間:2019-06-21點擊量:526 單位:水泥有限公司 作者:李宏安 文章字符數: 1251 分享到:

“農家少閑月,六月夏收忙”,這是前人們對過去六月夏忙的總結。今年,又到一年夏收季,我家的五畝麥子成熟了,收割機開到地旁,一個多小時將麥子收割完畢,連同曬幹入倉也就2--3天時間。可以說,現在的六月夏收中是在休閑中度過。

改革開發,首先拉開了農村土地承包的大幕,經過幾次土地的流轉,最終,我家分到了五畝承包地且已30年未變動了。耕種與收獲,年複一年,這5畝小麥地見證了30年來農業科技的發展,也記載了農業農村的變化。

農村剛實行土地承包製後,沒有農用機械,耕地靠牛,收割指人。所以,家家戶戶都喂養了耕牛,我家也不例外,飼養了一頭大黃牛,耕種著5五畝小麥地。土地耕種中,牛拉著自製犁,人扶著犁把,來來回回,每次犁地寬度不到15公分,象織網一樣,要將土地一次一次的犁完。施化肥的過程中,人端著承滿化肥的麵盆,跟在犁後,一把一把的將化肥溜入犁溝內,土地耕完後,人站在牛拉的用藤條編織的磨耙上將地磨平,隨後,又搖著牛拉擺麥簍將種子種入地內,這個階段,算小麥播種結束,等待著來年的收獲,五畝麥地的播種時間少說也得10天左右。

到了第二年的六月份,麥子成熟了,為了防止麥粒落地和與連陰雨發生黴變,因家勞力少,得去縣城叫“麥客”收割麥子,“麥客”將麥稈一把一把用鐮刀割下後,紮成麥捆,家人們用人力架子車將麥捆拉回垛在了碾打麥子的場內。收割的麥子全部入場後,每天早晨將收割的麥子攤開,待麥稈翻曬幹,用牛拉著石碾子來回反反複複碾壓,使麥粒與麥糠脫下,再將麥稈與麥糠分別堆起存放。晚上有風時,人用木鍬一鍬一鍬的把麥糠拋象空中,借住著自然風把麥糠吹出,趕到天明,又要將麥粒與麥糠移到碾麥場的邊緣,騰出場的中心重新攤碾麥子,直到收割的麥子碾完。

碾麥期間,最怕刮風下大雨,記得有一次,剛碾完麥子,天氣突降大雨,雨水衝跑了麥糠與麥粒,我家損失了幾百斤小麥。小麥收割上場後,家家在自家的場內搭了棚子,防風避雨,供晚上人入睡,等到麥粒全部入倉後,才能拆掉棚子,我家也一樣。就這樣5畝麥子從收割到入倉需要近一個月時間,而且,麥子收割期間全家出動,一個月幹下來,人人都會消廋,這個階段最忙最累  。

大約10年後,農用小型機械進入了農村,機械替代了耕牛,也替代了木製手搖擺麥簍。同時,麥子收割後,新型的小麥脫粒機也替代了石碾子,這個階段,勞動強度與打碾麥子時間降低了一半。但是,小麥成熟後,還需要人力收割麥子,不過,因為有了脫麥機,夏忙季節,人們感覺有了清閑的時間。

隨著改革開發的不斷深入,中央出台的惠農政策,農業科技水平的提高,後10年來,耕地、收割小麥進入了全機械化的時代,耕地不用牛,收割不用人。我家的5畝麥地用三個小時就將化肥、小麥一次性播種,到了的收割季節,一會功夫機械完成了收割。這個時候,感到種地是一種樂趣。

今年,我站在金燦燦的麥田中,腦海中依然不能抹去過去耕種與收割小麥的景象,沒有了原始的工具,沒有了碾麥的場地,沒有了躺在麥秸垛中熟睡的人們,沒有了成片的麥秸垛,這種泥土氣息無法抹去。仿佛,我家的大黃牛仍在默默無聞的犁著土地,支援夏收的“麥客”仍在頭頂烈日、彎著腰收割著麥子,我家的脫麥機仍在打著麥粒,長輩們汗流夾背的勞動。這五畝地伴隨著父親已經故去,母親年邁步屣維艱,伴隨著我進入了中年時代。

感謝改革開放解放了生產力,科技推動了時代的發展。黨的政策又明確了土地承包責任製再次延長30年不變,我家的五畝地將繼續耕種下去,它將會繼續見證農業農村的發展,盼望著年年都是大豐收的未來!

編輯:李建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