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天地-陝西北元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員工天地
楊宇散文《奶奶的麵人人》
時間:2019-08-15點擊量:761 單位:熱電分公司 作者:楊宇 文章字符數: 1579 分享到:

狂奔十分鍾才趕上公司通勤車的我,已經快累到缺氧了,頭上冒汗,腿上發酸,粗氣喘個不停。於是趕緊上車坐下係好安全帶,這才放下心來舒舒服服的吐了口氣。至於這麽拚趕車的原因嘛,當然是回家過七月十五咯。車子在平穩地行駛,平日上車就瞌睡的我今天反而毫無睡意,一路上看著不斷倒退的風景,恍惚間有些失神,本應清空的記憶竟又被慢慢還原、刷新、播放。

記憶裏的七月十五是除了過年最高興的日子,每年奶奶都會給我們捏兩簸箕麵人人。放學後書包一甩,我就靈活的像隻猴子,手腳並用爬上牆頭,去拿剛好被曬得發黃的麵人人,然後迫不及待的咬一口,隨著一聲嘎嘣響,嘴裏滿是酥脆香甜,那種味道是自奶奶離世後我再也吃不到的味道。

那時候的秋天好像來的格外早,秋風瑟瑟,吹得門前老樹發黃的葉子颯颯作響。七月十四的下午,奶奶就拿厚被子蓋好一大盆麵開始起麵(發酵)了。等到第二天家裏的大公雞還沒打鳴,奶奶便起了床,端著早已起好了的一盆子麵,盤坐在炕上開始揉麵、擀麵、搓麵,等忙活完太陽公公也露出半個笑臉,剛睜眼就看到捏麵人的奶奶,我一個“鯉魚打挺”,隨後套上衣服就準備幫著奶奶大幹一場。其實也就是自己拿塊麵團揉著玩,眼巴巴的瞅著那一團麵變成一個個好看又好吃的麵人人,然後美滋滋地放到嘴巴裏。

做麵人可不是個簡單的活。在做麵人前,奶奶要先燒火熱水,然後才開始準備工具,有梳子、剪刀、筷子、擀麵杖和幾根高梁棒棒,再把紅紙、綠紙放在小碗裏用少許溫水泡出顏色。當一切準備工作就緒後,接下來就是奶奶熟練而快速地捏麵人了。記憶猶新的是奶奶捏麵人的步驟,第一步是造型,隻見奶奶將揉好的麵團固定在高梁棒棒上,先用剪刀剪幾下,再用梳子將麵人手腳壓出手指,一團麵大體就有了“人樣”了。第二步是修飾,奶奶隨後用麵團搓出幾根小麵條,再用筷字呈“十字夾”兩下,就出現了一朵精致的小麵花,最後將小麵花放在麵人胸前,一個麵人就基本成型了。第三步是“點睛”,奶奶用一個小麵球,用筷子往中間一壓,就變成了麵人的櫻桃小嘴;再挫兩條小麻花,往麵人頭上一按,就是小麵人的辮子;最後拿兩個小麵餅做底,為麵人安上黑黝黝的“眼睛”。經過這一係列步驟後,一個完整漂亮的麵人就出現在我眼前了。

小時候我不喜歡於那些普通的麵人,會讓奶奶給我捏“蛇”“青蛙”“魚”“雙頭獅子”等奇怪的小動物,奶奶總是笑嗬嗬地點頭答應,當奶奶大致捏好後,調皮搗蛋的我就拿剪子給小魚剪一大堆魚刺,用梳子給“娃娃”的身體上按滿手和腳,還把雙頭獅子頭發都剪掉……奶奶總是笑罵道:“咋這麽個灰小子!”

當奶奶捏好滿滿一方桌子麵人後,大鍋裏的水正好也開了,將麵人入鍋後,蓋好鍋蓋,我就趴在炕上等著起鍋。在我印象裏等待起鍋的時間很長很長(大概也是我心急嘴饞),冒起的水蒸氣夾雜著麵人的香味,饞的我直咽口水。奶奶從鍋裏依次拿出時,還沒來得及用筷子點上紅點,就被我搶去一個用手抓著吃了,邊吃邊被燙的換手。那種軟軟的、燙燙的、甜甜的味道,無法代替,它是記憶中的味道,也是我這輩子永遠懷念的味道!

耳畔傳來急促的喇叭聲,回過神的我轉頭看向窗外,車已到了城裏。此時城裏是落日彌漫的橘色,天邊是透亮的星,道路兩旁依舊是倒退的人。是的,時間不會停,但記憶會。於是,記憶變成回憶。

每每到七月十五,我都會想起奶奶那雙幹瘦的、粗糙的、滿是皺紋的手,那雙手做出的飯養活了我們三代人,那雙手納出的鞋底伴隨著我們的成長,那雙手捏出的麵人人更是溫暖了我的童年。可記憶裏那個清瘦的奶奶,操勞了大半輩子的奶奶,卻還沒等到享兩天清福,就匆匆離開了。小時候樹墩上納著鞋底等我放學回家的那個身影再也看不到了,隻剩下門口那一根佝僂著的拐杖和櫃子裏鎖著的一雙小小的繡花鞋。

又是一年中元節,奶奶,我想念您!

編輯:馬薇